返回第六八八章 心病  极品家丁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还在用浏览器看《极品家丁》吗?你out了,书友都在用本站 "笔趣阁"App 看《极品家丁》,百万小说免费看,无广告、更新快、云书架永不丢失、语音听书更方便,你还等什么?点击立即下载!
立即下载
终身免费
  丽王躬身为他一一介绍朝内百官,什么领议政、左右判书、正郎、佐郎,名称奇怪繁杂,让一向以聪明自诩的林大人也有些头疼。手机端 https://m.

  好不容易在人群里看到张熟面孔,却是昔日来大华向霓裳公主求亲的小王子李承载。

  林晚荣想起昔日二人曾同场竞技,自己还曾捉弄过他几次,忍不住望着他微微一笑。

  李承载则有些羞赧,从前到大华朝觐之时,他还曾在林三面前耀武扬威,没想到前后不过半年多的时间,事情便完全倒转过来。这林三到高丽来,不仅要接受万众欢呼,就连自己的父王,也要行在他身后,殷勤周到,恭敬之极,那对比何等的强烈。

  高丽王见他盯着李承载沉吟不语,忙道“林元帅,此乃小犬承载,望您多多关照!”

  “认得,认得,”林晚荣笑道“昔日在京城我们打过交道的。小王子,你好啊,几个月不见,你长得愈发的英俊潇洒,都快赶上我了!”

  “岂敢,岂敢!”李承载尴尬的抱拳弯腰,不敢抬头。

  看着这李承载,便想起昔日与他一起来大华求亲的高丽小宫女,李承载曾许诺要将徐长今送给他做侍女,如今才明白,原来那只不过是高丽人耍的手段。

  林晚荣嘿嘿笑了几声,在高丽王的再三邀请下,勉为其难的登上那金碧辉煌的马车。高丽王站在他身侧,殷勤牵着他衣袖。亲自陪林大人入城。

  汉城府乃是高丽地都城。高高地城墙宽广绵延,虽才经历了战火。依稀能见昔日繁华模样。

  道路两旁人头攒动,欢声如潮,汉城府的所有百姓都走上街头,围着马队载歌载舞,热烈欢迎大华林元帅地到来。从那盛大的场景可以看出。为了迎接他。高丽人确是精心准备过的。

  高丽王宫位于汉城府东隅。虽也能称美丽,但与大华皇宫相比,无论规模气势还是精致程度,都远不在同一档次。

  进了正殿。分宾主就坐。宫女们先送上热气腾腾的参茶,请贵客品尝。

  高丽王亲自为客人介绍抗倭的历程以及岛内地近况。自然是高丽壮士骁勇善战、力毙强敌,大华忠勇军当然也发挥了一定地作用。

  林晚荣听得好笑。却懒得驳他,这些虚名不要也罢。实惠才是最重要地,只要大华忠勇军驻扎在高丽半岛,一切都掌握。

  听高丽王讲完了国势,便临到林元帅致辞。他只说是来此慰问大华忠勇军。并顺带拜访一位绝世奇人。高丽百官听他没有提出什么特别的要求,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。一时气氛轻松起来。

  接着便是隆重的午宴。为了迎接他到来,高丽人确实费尽了心思。传统地冷盘自不必说,还特地准备了许多大华传统地珍馐佳肴。堪称丰盛。

  美丽的小宫女们。柳腰轻摆,在客人面前跳起欢快地舞蹈。

  高丽王与百官频频举杯。齐声恭迎林元帅的到来,情意甚为殷切。

  那清酒度数极低。林晚荣几杯下肚。仍是清醒地很。倒是高丽诸人喝的面红耳赤。朝堂上甚是热闹。

  等到最后一道菜送上来时,原本喝地醉醺醺的高丽官员们瞬间睁大了眼睛。脸上现出欢喜之色。

  高丽王站起身来,走到他面前,亲自为他揭开汤盖“元帅请看,这是我高丽最好的一道食物,是大华所没有的,它地名字叫做药膳!内以白果、高丽人参、海底雪贝、高山熊掌等几样珍贵药材,精心熬制而成,功能静心明目、袪火润肺,是一道最珍贵地药膳!全高丽,有资格品尝它的,不过百人!”

  那小汤钵里盛着一罐清汤,带着淡淡地香味,十分的诱人。大小姐浅尝了一口,顿时惊喜连连,不断地点头。

  林晚荣听得哑然失笑,这高丽王讲起药膳来头头是道,看起来在吃上还是颇有研究的。

  他举勺品尝了几口,那药膳鲜美中带着股淡淡地药物清香,十分地香甜可口,高丽王果然没有吹牛。

  见他微微点头的模样,高丽王脸上也有几分得意“元帅,味道如何?”

  “确实不赖!”林晚荣笑了笑,意犹未尽道“请问王上,这药膳是哪位厨师所制?林某可否见一见她?”

  “这个——”高丽王面有难色,迟疑了半晌才道“此药膳乃是司院下一位药师所制,眼下她有急事,已出宫去了!一时半会只怕找不到她!”

  高丽王言辞闪烁,其中显然另有隐情,林晚荣不紧不慢嘿了声“是么?没想到我千里迢迢而来,想见一下这位烹制药膳地高人,也是那么的困难!唉,只能怪我命运不好,让王上也为难了!”

  他那讥讽之意,高丽王哪还听不出来,王上苦笑着摇摇头“元帅,和您这样地聪明人说话,我也用不着隐瞒什么了!想必你也猜出这药膳是何人所制了,可是,她制完药膳便出宫去了,此事千真万确。”

  “出宫去了?为什么?”林晚荣急道。

  高丽王叹了口气,压低声音道“话都说到这儿了,我也不瞒你了。这位药师,本是不愿意见你地,为贵客制作药膳,也是我催促了好几遍,她才勉强答应下来地。而且事先说好,制完即走,不在宫中多待一刻,我也答应了。”

  林晚荣有些恼道“为什么不见我?她这算是什么意思?再说了,你是她亲——你是她亲人,她连这点面子也不给?”

  听林元帅地意思,对这药师的身份早已清楚了。
(第 1/2 页, 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