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六八九章 又见长今  极品家丁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还在用浏览器看《极品家丁》吗?你out了,书友都在用本站 "笔趣阁"App 看《极品家丁》,百万小说免费看,无广告、更新快、云书架永不丢失、语音听书更方便,你还等什么?点击立即下载!
立即下载
终身免费
  “哪里,哪里!”林郎不好意思的打了个哈哈,牵着她的小手,疾速往里行去。想-免-费-看-完-整-版-请-百-度-搜-

  门外的病患们都是自觉排队,一刻也不敢惊扰里面的大夫。见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小子,竟是罔顾长长的队形直接往里闯,忍不住的瞪目怒眼,狠狠望住了他。

  林晚荣嘻嘻笑着,双手合了个十“对不住了,各位,我这事也挺急的,事关里面大夫一生的幸福,还请您见谅。”

  也不管高丽人能不能听得懂,一路闯到小楼的门前,恰逢那门扇悄悄打开,一个治疗完毕的病人踏出门来,他拉着玉若的手,心急火燎的闯了进去。

  入了门,便闻一股淡淡的檀香拂过鼻前,浮躁的心神顿时缓缓平抑。

  客厅极大,布置的简单优雅,门前放着几张桌椅,供病人等候使用,后面便是挂着帘子的诊疗处,看病的医生就坐在里面。

  透过不断飘摆的流苏,只见里面坐着一位医女,却是四五旬年纪,慈眉善目的望着他们“年轻人,你和你妻子要看什么病?是不孕不育么?那我们医女可看不了!”

  幸亏林大人听不懂她的话,要不然准会暴跳如雷什么不孕不育?说出来不怕吓死你!我光儿子一下就生了俩,眼下还有三个在娘亲肚子里待产呢!

  见非是想像中的人,林晚荣顿时大失所望,摇头叹息,却见大小姐偷偷拉了拉他的手,朝里面无声指了指。

  离这上了年纪的医女约莫三四丈处,还悬有一道帘子,隐见里面有一个窈窕的身影无声无息,安静之极。

  “谢谢了,我找里面的大夫看看!”林晚荣向医女作揖致谢,拉着大小姐的手,急匆匆往里冲去。

  “唉,她身体不适,不看病的——”那医女急忙起身阻止,却哪里赶得上他们的步伐。

  一步一步靠近,透过微微摇晃的帘子,那影影绰绰的身影看的愈发真切。

  几支早已干枯的杜鹃花,插在桌上的花瓶中,一个淡雅恬静的女子侧坐桌前,轻轻抚摸着那干枯的金达莱,凝望着墙上的字画,无声发呆。

  墙上挂着一幅泼墨山水,淡淡的青山上,漫山遍野的火红杜鹃开得正艳,就似是一幅宽广无边的红色地毯。不知从哪里飞来的杜鹃鸟,正在那鲜艳的花丛中展翅飞翔,几滴晶莹透红的泪珠,缓缓滴落在妩媚的花瓣上。

  “春红始谢又秋红,息国亡来人楚宫。应是蜀冤啼不尽,更凭颜色诉西风。”

  那一行哀怨的小诗,轻题在花丛之中,娟秀美丽,楚楚动人。

  这便是那“杜鹃啼血,子归哀鸣”的典故,昔曰林晚荣奉旨泡妞之时,曾以此一语,感动了许多的人,没想到竟被有心人绘成了画卷。

  许多时曰不见,小宫女依旧唇红齿白,那皮肤便如洗了鸡蛋清般通彻晶莹,双目圆圆亮亮,说不出的淡雅恬静。

  一件宽大的高丽长裙,将她动人的娇躯尽数遮掩,顺着洁白的颈项往下看去,那丰满的酥胸高高挺起,修长的大腿浑圆饱满,诱人之极。

  只是那无声的清风拂动她的长发秀裙,竟让她似弱柳般不禁风雨,楚楚可怜。

  “您好,是来看病的么,请问有什么症状?”小宫女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柔,她叹了口气,眼神渐渐的清澈,无声转过身来,提起桌上的小楷准备记录。

  “是啊,最近症状很多,”听不懂高丽语,单看她那神态,便知问的什么。林晚荣笑嘻嘻坐到她跟前“例如,营养过剩,身体太壮,房事太猛,请小姐赐个良方吧!”

  “吧嗒,”小宫女手中的毛笔轻轻坠落,她颤抖着抬起头来,望见眼前这笑嘻嘻的面容,两颗豆大的泪珠瞬间涌出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长今妹,你好吗?”林晚荣淡淡笑道。

  徐长今呆呆看着他,吹弹可破的肌肤染上一层火热的粉色,面色便如三月的桃花,她沉吟着,泪珠滚滚而落。

  “大人——”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终于颤抖着张开红润的小嘴,眸中水雾蒙蒙,双腿渐弯,缓缓跪了下去。

  她这一起身,便露出长裙掩映下凸起的小腹,看那模样,足有七个月的身子了。

  林晚荣大骇,猛地一把扶住她“你干什么,这样怎么能跪?你想要我的命啊!”

  徐长今美目轻闭,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,无力蜷在他怀中,拼命摇头“大人,对不起,是我对不起您!”

  她透明的肌肤晶莹欲滴,美丽的眼睛轻轻闭阖,就如同染了雨露的梨花,娇弱不堪。

  面对这样无力的女子,林大人就算是个铁石心肠也不知该说什么了。他默默叹息了声“长今小姐,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?我不太明白!”

  这一声长今小姐出口,顿把二人的距离拉开了十万八千里,徐长今娇躯疾颤,悲泣不已,身子哽咽着,仿佛就要断过气去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大小姐恼怒的白了他几眼,急忙探过身去,轻轻拍着小宫女的香肩“长今姐姐,别怕,有什么话就说!他要敢开口骂你,我替你教训他就是!”

  小宫女悲声摇头,哽咽着,断断续续道“萧大小姐,不关大人的事,都是长今的错!大人打我骂我,长今心甘情愿!”

  望着她那凸起的圆圆小腹,萧玉若喟叹摇头“长今姐姐,非是小妹苛责你,这次,我也要为林郎说句公道话。你便是喜欢他,也不能采用这种手段啊!在他酒中下药,偷偷怀了林家的骨肉,却又一声不响的回到高丽。
(第 1/2 页, 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